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说电影《哭泣的女人》

《说电影《哭泣的女人》》 - 女人的眼泪电影说电影《哭泣的女人》

热播电影

热门推荐

本片入围当年嘎纳国际电影节,获最佳女演员特别贡献奖,这是迄今中国女演员在嘎纳电影节获得的唯一殊荣。并且该片荣获瑞士剧本计划大奖;法国文化部和外交部之 南方基金 大奖;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柯达影像剧本大奖”;“亚洲电影推广大奖”; 2003 年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闭幕影片;第九届法国沃塞尔亚洲电影节开幕影片……。 目前该片已经发行到法国、德国、英国、日本、美国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入围名单中,贾樟柯的《任逍遥》和刘冰鉴的《哭泣的女人》作为两匹“中国独立电影的黑马”分别杀入国际竞赛和“一种注目”单元。如果说贾樟柯作为中国独立电影的一面旗帜,他的名字已渐渐为国人熟悉,那么出道多年的刘冰鉴反而给人初出茅庐之感,就连一些知名媒体在报道时也只能英译将其名字错译为“刘秉健”。但原因并不在于导演的不出色,而更多的应该归结为刘冰鉴的朴实:默默创作,不张扬。其实,刘冰鉴在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上学时和张元是同班同学,但相较于如今事业已经如日中天的同学,刘冰鉴的路走的艰难地多。95年,拍了处女作《砚床》。这是建国后第一部被好莱坞片商购买的国产影片,还获得了当年金鸡奖的多项提名。在这部作品中,不可避免的和同时期的很多作品一样,受到张艺谋电影的成功经验的影响,试图再次延续西方观众眼中来自遥远古老东方的世俗镜中神话,结果并不如意。之后,他重新审视自己的创作并最终冷静地选择了创作方向,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平实低调的影像风格的创作。拍了几年纪录片之后,刘冰鉴渐渐懂得了怎样用影像去面对与攫取现实,于是有了《男男女女》 ,剧本是崔子恩写的,这是一部纯正的同志电影,资金全部来自加拿大。在《男》片中,没有异国情调的粉饰、更没有一味猎奇。破碎没有欺太大起伏的剧情背后,讲述着在“这个充满着压抑(与压制)的环境里,同性恋,不论是自觉抑或不自觉,正随时随地在发生着,不值得惊讶,也没有必要大书特书。”因为《男男女女》的违规操作刘冰鉴也曾面临被禁拍片的惩罚,不过他表示:无论检查结果如何,或被禁多久,他计划的下一部作品仍将是没有中国人拍过的,不管那是不是禁忌。既然是导演,就应当能自由的选择拍摄的题材。2002年,《哭泣的女人》跃入我们的视野,那样的“禁忌”,那样的突兀,但却并不为我们所陌生。那只是报纸上的一则普通的消息,却被刘冰鉴敏锐的嗅觉捕捉到,于是一个带着血泪的“哭泣的女人”几经修改后成型,而就是这个浸透着朴实与真诚的的角色让韩国和法国的投资人迅速拍板。这是刘冰鉴第一次参与剧作,也是成功的一次,而之后深谙好莱坞电影叙事规律的邓烨的参与,也给故事润色不少,后添的如监狱长等几个人物都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尽管导演说“我不想煽情”,但主人公身上的那份来自底层生活的质感与韧性,还是在戛纳获得了认同,全场几千名观众向导演和演员报以长时间的掌声。刘冰鉴从戛纳回来之后,经过几天简单休息,他就要乘着下一部片子开始前去西藏跑一趟了,去传说中的“无人区”,沿途拍摄一个纪录片。他说趁着身体还好有激情,就多做一点——因为“我会拍我想说而别人没说的东西”。



农村女子丈夫被击毙,情人不要她,为了生活哭丧,结局怎样?

毕加索《哭泣的女人》这幅画,并不是一幅肖像画,而是对这个哭泣的样子加以立体方法的表现,他让我们看到一个表面哭泣伤心地女人,在内心却充斥着仇恨,报复。立体主义的表现方法,可以很好地解决表现复杂矛盾的内容。这里简单说明一下这幅画的表现方法,以便于大家先可以看懂这幅画的表面的东西:1、《哭泣的女人》背景是暖红色的,为的是让女人的面部的绿调子,显出悲伤地感觉;2、悲伤还表现在一对眼睛上,眉毛悲蹙,眼睛圆睁,是正面对着我们的。这就是说,她面对我们的是悲伤地,痛苦的,祈求怜悯的一面;3、然而,侧面向着方的牙齿嘴唇,却是用力撕咬着方帕,手指还在撕扯;这表示她的另一面是痛苦中满含着仇恨,报复;4、女人的绿色面部,似乎被撕开了,使方帕、牙齿、嘴唇的白色形成被解开了的部分,让我们感觉这是毕加索揭开了悲伤地表面,露出了白森森的恐怖的内里;5、立体主义方法,有表达时间的动态意义 。我们看到,毕加索在她的面部画了很多手指,有在抹眼泪的,有在撕扯方帕的,这在示意,女人在重复着这两个动作;而正面的悲伤地眼睛,和侧面的紧张的嘴牙,也示意这两种状态在不同时间场合存在的重复表现;6、女人头顶上的红色饰花和暖红色背景,也是对女人内心的那种激烈,冲动的情绪给以烘托;7、立体主义,其实不立体,他其实很多地方示意勾线平涂的方法。之所以人们称他为立体主义,是因为,它把从一个角度看不到的另一面也在同个平面表现出来。那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画就高明吗?意义在哪里?立体主义不单单把不能同时看见的画出来,重要的是,把同一个对象不同的意义的内容也表现出来,而且,还示意这个不同的东西在不同时间里,是某种连贯的动作。这就蛮高明了吧?所以,我们再去看看毕加索的《格尔尼卡》,就没法不感叹毕加索的艺术智慧!